欢迎登录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网站|今天是2017年3月2日星期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政关注 > 正文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宁夏发展纪实

新华社北京9月18日电从贺兰山岩画的沧桑厚重,到西部云基地渐成规模;从西海固的“苦瘠甲天下”,到“塞上江南”的粮果丰饶;从中国第一个县级民族自治政府的成立,到各族儿女携手奋进逐梦……古老与新生在这里交汇,贫苦与甘饴在这里并存,多元与一体在这里交融。

这里,是6.64万平方公里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虽幅员不大,却始终是党中央情之所系、心之所牵。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宁夏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塞上大地进入了新时代。

一甲子沧海桑田。天高云淡的秋日里,宁夏回族自治区迎来成立60周年大庆。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对宁夏来说,民生工作重中之重是打赢脱贫攻坚战。——习近平

宁夏西南,六盘山连绵起伏,峻拔叠翠。

提到它,最为人熟知的诗词应是“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就在这豪迈的六盘山下,有一片千沟万壑的西海固。战争的烽烟早已散去,但这里的人们依然年年岁岁同干旱和贫瘠“鏖战”。

长缨何处?贫困的苍龙,何时被缚住?

拼版照片:上图为宁夏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建设初期的资料照片;下图为8月17日无人机拍摄的宁夏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原隆村(新华社记者王鹏摄)。受益于福建、宁夏多层次、多形式、宽领域、全方位的扶贫协作,闽宁镇这片曾经的戈壁荒滩,被建设成现代化的生态移民示范镇。6万多名曾经生活在西海固贫困山区的农民陆续走出大山搬入闽宁镇,通过移民搬迁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 新华社发

西海固,囊括了原州区、西吉县、隆德县、彭阳县等9个贫困县区。由于雨水奇缺,流水切割及千百年来的盲目垦殖,这里生存条件极差,素有“苦瘠甲天下”之称,1972年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1996年,党中央、国务院作出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的重大战略部署。10月,由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习近平为组长的“福建省对口帮扶宁夏领导小组”正式成立。

5个月后,习近平同志率团来到宁夏,开始为期6天的对口扶贫考察,并在银川召开了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二次联席会议。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双方决定共同建设作为扶贫协作示范窗口的闽宁村。

1997年7月15日,由习近平同志亲自命名的闽宁村在银川城外永宁县的一片戈壁滩上破土动工。

2016年7月,时隔近20年后再到固原,习近平总书记触景生情地回忆:1997年我来到西海固,被当地的贫困状态震撼了。看了以后,我就下决心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推动福建和宁夏开展对口帮扶。

坡地改梯田、打井窖、吊庄移民……习近平同志当年主导的那些扶贫措施,改变了无数西海固贫困家庭的命运。

今年64岁的谢兴昌,就是其中一户。

在永宁县闽宁镇自家新修的小院里,谢兴昌坐在枣树下回忆:闽宁村奠基那天,习近平同志代表对口帮扶领导小组发来贺信。我就站在台下听人读那信,听着听着就哭了,虽然那时闽宁还是一片荒凉,但我知道搬出山沟沟就一定会有希望……

“我到附近农场掰了4个玉米棒子、4个高粱穗子,拿着回西吉老家宣传,让大伙知道搬来这儿有水能种活粮食。”谢兴昌说。

20多年过去了,谢兴昌当年流泪憧憬的都已成真。

作为第一批走出西海固的移民,谢兴昌经历了闽宁镇从几百人到如今6万多人的变化,群众人均年收入从不足500元跃升到2017年的12341元,昔日的“干沙滩”变成了今天的“金沙滩”。

2016年7月,当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来到闽宁镇,漫天风沙的荒滩已变成宽敞的柏油路、鳞次栉比的红瓦白墙小楼。

永宁县委一位当时在场的同志回忆说:“总书记一路都在问老百姓的收入、上学、就医,问村里基础设施配套。他说:‘闽宁合作探索出了一条康庄大道,这个宝贵经验可以向全国推广,做一个示范,实现共同富裕。’”

宁夏的脱贫攻坚,习近平总书记关怀备至。

——“对宁夏来说,民生工作重中之重是打赢脱贫攻坚战。”

60年前,宁夏回族自治区刚成立时连粮食都需要国家大量返销;

60年后,在党中央亲切关怀下,宁夏见证了我国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扶贫开发的生动实践。

2017年,全区地区生产总值达3453.9亿元,分别是1978年和1958年的266倍和1053倍;人均地区生产总值50917元,分别是1978年和1958年的136倍和290倍。

——60年来,宁夏累计减贫330万人,其中近5年减贫71.9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16.9个百分点。

——上世纪80年代起,宁夏组织开展了吊庄移民、生态移民、劳务移民、教育移民、插花移民等,先后实施了6次大规模移民搬迁,累计移民130多万人。

——35年来,国家投向宁夏的扶贫资金达430余亿元,能源、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和产业大发展,打通了贫困地区“内通外联”通道。

——22年来,闽宁合作务实推进,福建仅向固原市就提供资金及实物8.63亿元,115家闽商企业在固原市建厂兴业。

绝好荆关图卷在,绿云天外白云家

宁夏作为西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承担着维护西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使命。——习近平

宁夏西北,贺兰山层峦叠嶂,山下一马平川。

贺兰山素有宁夏“父亲山”之名。正是因为有它,才阻挡了沙漠及西北寒冷气流东侵,成就了宁夏平原“贺兰山下果园成,塞北江南旧有名”的景象。

早年间,贺兰山北部发现一种可燃烧的“石头”,这便是著名的优质“太西煤”。新中国成立前,仅贺兰山汝箕沟一带就有小煤窑近百个。多年过量开采和露天式开采作业,对贺兰山生态功能造成巨大破坏。

2014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就腾格里沙漠遭企业污染一事作出批示;2016年7月来宁考察时,总书记再次强调“对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必须扭住不放、一抓到底,直到彻底解决问题”……

时间走到2017年,一纸通告,宁夏贺兰山区域自清代开始的煤炭开采史就此终结。

通告说,自2017年6月20日起,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所有煤炭、砂石等工矿企业关停退出,并进行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保护区内矿产资源开采和建设项目审批停止。

在一时增长与长远发展之间,宁夏果断选择了后者,坚定转变发展理念,大力实施“生态立区”战略。

对宁夏生态的重要性,习近平总书记思虑深远。

——“宁夏生态环境有其脆弱的一面,生态环境保护建设要持之以恒。”

——“宁夏作为西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承担着维护西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使命。”

遵循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宁夏推进生态环境保护的步伐愈走愈坚实。

把山水林田湖草作为一个生命共同体,统筹实施一体化生态保护和修复,全面提升自然生态系统稳定性和生态服务功能。构筑以贺兰山、六盘山、罗山自然保护区为重点的“三山”生态安全屏障,形成体系完整、功能完善的绿色生态廊道。

因西、北、东三面分别毗邻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沙漠和毛乌素沙地,很长一段时间里,宁夏人的记忆都是“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风吹沙子走,抬脚不见踪”。

黄沙漫卷,岁月漫漫。

1958年8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前夕,中国首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全线通车。整条线路贯穿腾格里沙漠边缘,曾有国外专家预言:包兰铁路“存活”不了30年就会被沙漠淹没。

如今,从宁夏沙坡头旅游区空中俯瞰,包兰铁路列车依旧宛若钢铁巨龙,蜿蜒盘旋着穿越沙海……

经历一次次试验,宁夏治沙人最终找到了缚住“黄龙”的成功措施——扎麦草方格。仅此还不够,防沙固沙继续摸索出卵石防火带、灌溉造林带、草障植物带、前沿阻沙带、封沙育草带“五带一体”的治沙防护体系,实施三北防护林、退耕还林等生态工程,人与沙逐渐开始和谐共处。

在毛乌素沙地边缘,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一片生机勃发。白杨、青松、花棒……治沙英雄王有德和数百名职工坚持治沙30多年,筑起了一道东西长47公里、南北宽38公里的绿色屏障。

2008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同志来到这里,面对一望无际的麦草方格,他紧紧握住王有德的手说,我是来向你学习的。你们在这里做出了很大贡献,非常了不起。

习近平同志随王有德走上沙丘。“这是一项平凡而伟大的事业,也坚定了我们治沙的决心。对你们的事业,我们会全力支持。”习近平同志对围拢过来的治沙人说。

如今,宁夏沙化土地面积已缩减到1686万亩,荒漠化土地面积也由20世纪末的4811万亩减少到4184万亩,实现了沙漠化逆转,沙化、荒漠化土地连续20年“双缩减”。

当黄沙遇上黄河,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在宁夏中卫,浩瀚无垠的腾格里大沙漠与一泻千里的黄河相会,成就了王维的千古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沿岸各省区都要自觉承担起保护黄河的重要责任,坚决杜绝污染黄河行为,让母亲河永远健康。”习近平总书记对黄河保护格外关注,考察时特别对宁夏的黄河保护工作提出要求。

在习近平总书记殷殷关怀下,宁夏充分认识到“唯黄河而存在、依黄河而发展、靠黄河而兴盛”的道理,打响了新时代黄河保卫战,坚持岸上岸下共同治理,全面推行河长制,让河清水洁、岸绿鱼游的“升级版”生态画卷渐次铺展。

2016年4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三次会议批准宁夏开展空间规划试点,宁夏成为党中央确定的第二个省级空间规划试点省区。

空间规划将宁夏全域划定为生态、农业、城镇三类空间,划定生态红线,也划出了保障和维护生态安全的底线。

以“生态立区”为战略的宁夏,正在承担起维护西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使命。“绝好荆关图卷在,绿云天外白云家”的景致,可期可待。

凡益之道,与时偕行

越是欠发达地区,越需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习近平

戈壁滩飞沙走石,年复一年,不见生机。

2003年的一天,这原本寂静千年的荒原上忽然热闹了起来——宁夏“一号工程”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在这里开工建设。

地处西部,发展不足仍是宁夏最大的实际,经济倚重倚能特征明显,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宁夏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之源。

2007年3月,国家《西部大开发“十一五”规划》,将宁东基地列入其中,明确提出利用宁东地区水、煤、电、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的优势,加快建设国家重要的能源工业开发接续基地和重要能源化工产品加工基地。

2008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同志第一次踏入宁东基地,考察神华宁煤年产25万吨甲醇项目。彼时的工厂还很小,但蕴藏的活力已清晰可见。

习近平同志对这个基地建设给予肯定。他说,要推进经济结构调整,着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逐步实现由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价格竞争优势向技术竞争优势、成本竞争优势向品牌竞争优势的转变。

8年后,2016年7月19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走进宁东基地。此时,3500多平方公里的基地一望无垠。巨大的烟囱、脚手架、作业平台展示着生生不息的活力。正在建设的400万吨煤制油项目,是全球单体规模最大的煤制油项目,也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项目。

站在热火朝天的工厂,习近平总书记即兴讲话,声音充满了力量:“我的心情也很激动,看到了社会主义的大厦在一砖一瓦地建起来。在场的工人兄弟姐妹们,我对你们充满了敬意。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就是靠着我们工人阶级的拼搏精神,埋头苦干、真抓实干,我们才能够实现一个又一个的伟大目标,取得一个又一个的丰硕成果。”

每每回忆当时的场景,神华宁煤煤制油分公司总工程师黄斌的振奋心情溢于言表:“总书记十分关心项目进度、技术创新和设备的国产化率,叮嘱我们要科技创新。”

此前,神华宁煤烯烃项目的气化装置采用的是外国进口设备,因存在煤粉输送不稳定等多项技术难题,整个系统难以持续正常运转。德国顶级气化专家来了,问题还是无法彻底解决。

“我们真的等不起,时间来不及、资金耗不起。”黄斌说,“我们自己改造!”

“做梦!”德国专家只说了两个字。

“我们就要做这个梦,我们必须做成这个梦!”黄斌和团队在两年多的技术攻关中,对气化的关键路径和环节进行了5000多次革新,问题被一一破解。

2016年12月21日,塞上冰冷刺骨,宁东基地里人们既紧张又热血沸腾。

第一次试车就成功,神华宁夏煤业集团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项目油品A线打通全流程,产出合格油品。

出油的瞬间,中控室百余工作人员流下了激动的泪水。靠卖煤为生的神华宁煤人,实现了煤炭“由黑变白”、资源由重变轻的转变,产业成功转型升级。

几天后,让研发团队喜出望外的是,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对项目建成投产作出重要指示,称赞“这一重大项目建成投产,对我国增强能源自主保障能力、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促进民族地区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是对能源安全高效清洁低碳发展方式的有益探索,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成果”。

在这片见证历史、饱经沧桑的荒原戈壁上,宁夏人民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越是欠发达地区,越需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越是供给侧结构性问题突出的领域,越需要推进科技创新,在创新驱动上积极作为。

来源:新华社
相关文章